当前位置:主页 > 成考 > 成考杂谈 >
《自考在线》官方咨询电话:
  免费学历咨询热线:18607124789 QQ:22944255 谢老师;
武汉大学自考咨询:15827135959;    华中师范大学自考咨询:18607124789;
  中南民族大学自考咨询:027-59880049;   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自考咨询:13995556024.
  成考杂谈

鲁迅评价乌克兰大:只是物品不充足

2016-09-03 01:59作者:027zikao

[摘要]时期,乌克兰饥馑最严重,克格勃将乌克兰人同,不让往灾区运粮食,不准人离开。人吃人到处发生。鲁迅却撰文说:苏联是正在建设,外受帝国主义,许多物品当然不能充足。

原载《文汇读书周报》第版

想起鲁迅的事

文张建智

鲁迅曾为“左联”机关刊物《北斗》撰写过几篇文章,其中最重要且有巨大影响力的还是那篇《我们不再了》。《北斗》是文艺刊,由丁玲主编。创刊,共出期即停刊了。鲁迅此文最初发表于,离它停刊,其实仅差两。

鲁迅在这篇文中说:“帝国主义是定要进攻苏联的。苏联愈弄得好,它们愈急于要进攻,因为它们愈要趋于。我们被帝国主义及其侍从们真是骗得长久了。”读过了这段话,多后的今天,就是再不谙的人们,也已经看到了这真实的世界。当然,我们是绝不能用现在进步了的眼光,来回看过去的历史,因为,当也许连,也难于看清所演绎的那团似的时代风云。谁也没有先知先觉能预测到当时的苏联,在经过了的筛洗后,终于在冷战结束之际崩溃了。当,法国作家纪德去苏联,前后考察了两次,回法后,他把当时苏联的写成了《从苏联归来》书,但马上遭致苏联以及不明的亲苏人士的,特别令纪德的是,以主义著称的大作家罗曼罗兰,也会对纪德施以那么激烈的。(见《为我的〈从苏联归来〉答客难》)然而,时代的轮和当时苏联真实的社会现状,却谁也不能抹杀或使之。“历史就是历史,对已经发生的历史,沃普丰既不能随心增删,更不能任意文饰。”(见陈益《奇想》)那么的苏联,究竟是怎么种状况呢?据现已逐渐解密的资料,当时的苏联为了建设工业化强国,为了获取国外机器制造的设备,加紧国内粮食生产,加紧了石油的出口。也就是鲁迅在《我们不再了》文中说的:苏联“现在的事实怎样?小麦和煤油的输出,不是使世界吃惊了么?”是的,当时苏联的出口,确实使全世界吃惊!因当时“从的出口不到万公担,突猛增到达到万公担,之内,提高了将近倍。”(见曾彦修《天堂往事略》)这在上世纪代,确是举世皆惊的大举措,且是大手笔。但是,为了提高这样的出口生产的高效率,斯大林在国内采用了强制性的农村集体化运动。然而,广大农民对集体化,以及强制性的种粮,却无积极性可言。但为推行这行动,斯大林却了国家总局(克格勃)这机构,对那些不愿意搞集体化的农民户主,实行了政体所的大方式。他把被管理的农民,当成“制、意在社会主义胜利的”,作为反对当时集体化的敌人而消灭之。当时被消灭的,不仅是富农,还有那些反对集体化的农民,甚至贫民和些常去作的人。其实,这种不符客观实际的运动化生产方式,在苏联的第个计划(-)即全盘大集体化的那几里,已显端倪。“将富农作为个阶级消灭”(斯大林语)的行动方案,把那些富农给决了。至于富农以下的贫下中农如何?这时期在全苏统实现运动化的生产方式下,他们也只能是“无异于罪犯或奴工服”般地生活着。

于是,至间,场大,终于在苏联的大地上发生。

对这场史无前例的大,斯大林的确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。资料显示,在时期,国家总局(克格勃)执行了两项重要任务。卧式离心泵是由于当时乌克兰带地区饥馑最为严重(现有资料显示,当时无重大自然灾害),故首先将饥饿中的乌克兰人,同起来,甚至不让往灾区运送粮食,而乌克兰人也不准离开居住地。所有的火车被克格勃占据着,没有特别通行证的人,就被赶下火车,甚至些乌克兰的国家干部,也未能幸免。在那里人吃人的现象到处发生。有资料说,“仅代初乌克兰就饿死了百万人!”(见耳《切尔诺贝利:他依然没有撤离》,载《随笔》第期)当,由于刑法中没有人吃人的惩罚条款,所有吃人的,就被交到克格勃手中,进行惩处。与此同时,克格勃执行的第个任务,是严密有关的消息,让中的人们在与密不透风的中生活。当然,如此惊天动地的大,真要全部把它掩饰起来,使无所知,几乎是不太可能的,毕竟没有不透风的地方。人们透过层层铁幕,总还是隐隐约约地知道了点大的消息。的些刊物上,出现了关于苏联发生大的报导。

所以,鲁迅在《我们不再了》文中,也说到这个问题,他说:“因为苏联内是正在建设的途中,外是受着帝国主义的,许多物品,当然不能充足。”以当时鲁迅的生活与世界之接触,我想,这些苏联讯息源应来自两方面,是资料的传入,另是来自上海左联的通讯和瞿秋白的接触。但是,当时斯大林为了这情况,就精心安排外国和些记者前往参观访问。凡参观访问者的消费,均由苏联接待,宴会又特殊安排,旅途精心布置,给人的印象是派欣欣向荣,确是正在走前人从未走过的工业化道。些装扮好了的“波将金的村庄”,在外国人还没到来之前,就已经安排得非常妥贴了。然而铁幕总要显马脚,现重读鲁迅的《我们不再了》文,就可见斑:“新近我看见本小,是说美国的财政有复兴的希望的,序上说,苏联的购领物品,必须排成长串,现在也无异于从前,仿佛他很为排成长串的人们抱不平,发慈悲样。这事,我是相信的。”当的鲁迅,也因对苏联国内的真实情况不太了解,故发出了对苏联非常善意和理解的声音。

铁幕往往能很多人的眼球,使人民陷于文化的孤立,对的真实情况,无从知晓。能明察秋毫的鲁迅也不例外。当时,连两任法国总理的爱德华赫里欧,也被,他在乌克兰度过了天后,也驳斥了资产阶级刊物“关于苏联发生了,提高工作的谎言”。另个人贝尔纳尔索伊也说:“我在俄罗斯没有看到个吃不饱的人,不管是老是少。”当时的《纽约时报》驻莫斯科记者约尔特杜兰金,还因为“对俄罗斯作出、坦诚的报导”,从而得到了“普利策”。他曾说道:“如今所有关于俄罗斯的报告,若非夸张,就是恶意宣传。”英国阿特里斯悉德尼维伯,也在至访问了苏联之后,得出了同样的结论。他认为个别地区“从事的居民”造成了农作物的“欠收”……写到这此,真使人想起了我们的河南作家张弓,他的小说《李铜钟的故事》,塑造了我国后的大时期,为救乡亲,甘冒,打开紧锁的粮仓的这基层干部形象。

你看,当时,在苏联这样片令瞩目的大好的形势下,的确很难怪我们的鲁迅先生也说出了如下的话:“帝国主义和我们,除了它的之外,那样利害不和我们正相反?我们的痈疽,是它们的宝贝,那么,它们的敌人,当然是我们的朋友了。它们自身正在崩溃下去,无法支持,为自己的末运,便苏联的向上。谣诼,,怨恨,无所不至,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  自考专升本
新闻一周点击排行
自考推荐新闻排行
论坛热帖
问答精华
  武汉大学自考院校